首页 > 要闻 > 国内要闻 > 正文

两会特别策划:少将曝徐才厚军中卖官内幕
2015-03-09 14:58:29   来源:凤凰资讯   

近期军队新规频频,针对的对象既包括军队高层领导干部及秘书,也包括基层领导干部,选人用人制度越来越严密规范,腐败的口子一步一步在收紧。

   罗援:如果我们不抓这些腐败现象,我们军队将会成什么样子,我都感到后怕。

   杨春长: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

   姜春良:有一些人的秘书,靠近首长,比较亲近,或者是有的人通过金钱贿赂主官,这样就选拔了一些不具备能打胜仗的人,到了重要的领导岗位。

   解说:2014年习近平“打虎”深入到军队这一敏感而又特殊的领域。中国军队连续查处16起军级以上干部重大贪腐案件,力度之大在中国建军史上绝无仅有。

   杨春长:社会上人家都知道,解放军,军队里头,包括武警、解放军,入个党要多少钱,提个排级干部,连级干部、团级干部、师级干部都有行情,都有价码,太可悲了。

   杨春长:尤其贪污或党费军费,它不仅仅是说人民的血汗钱,纳税人的血汗钱,不仅仅是这样,它影响了军队的安全,太可怕了,几千万几千万的贪污。

   解说:2014年军中“大老虎”徐才厚因其利用职务之便卖官、大肆收受财物被查,徐才厚在任职期间,依靠组织人事的权力,形成了盘根错节的腐败系统。

   杨春长:徐才厚我是比较熟悉的,用土话说我是直接伺候他的,我是给他写材料,以这种方式为他服务的人员。他的那种用人习惯,就是选人用人的习惯,就是一认钱多少,二是看关系远近,三是感情。我觉得他的恶劣影响就是这个选人用人上,干部队伍建设上。

   杨春长:后来徐才厚他们事出了之后,身边人说了,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就他们你用一个我用一个,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

   记者:那这个军队就等于是他们家的。

   杨春长:就是嘛,成了他们家的了,又把当时的军委领导人架空,很复杂这些问题。

   罗援:现在出现了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人,一切朝前看,跑官、买官、要官,虽然不是一种普遍现象,但这应该是我们军队的极大的耻辱。

   解说:从揭露的军队这些腐败案件来看,都有层级高、贪腐数额巨大、利用军中便利破坏法治、长期隐密等特点。

   杨春长:一种评价说,军队里的腐败比地方腐败还严重,为什么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现象,他正是利用了,客观上利用了,或者主观上利用了军队高度集中统一,高度集中统一就是保密。他这种领导体制就是说一个人说了算,就是司令,就是这个最高指挥员说了算,有些贪官利用了这种机制,这种机制客观上又保护了他们为所欲为。

   罗援:如果我们不抓这些腐败现象,我们军队将会成什么样子,我都感到后怕,首先是军心就涣散了,下级一个基层的指战员,他对你上级不服,你上级有些人在那搞一些贪污腐败,搞那些跑官买官,拿来的这种职务,他下级能服吗?而上级这些有一些跑官买官,拿来的官职,你说能带我们打胜仗打硬仗吗?士兵他谁愿意为一个贪官去献身,为一个贪官去打仗,那贪官他自己有自己的小金库,他怎么能去为国去舍命?腐败是战斗力的第一杀手,腐败不除未战先败,你如果腐败你不除掉,你不用打仗,你这支部队就败掉了。

   姜春良:军队的腐败体现在什么地方,影响军队的战斗力,就是金钱的使用。军队,一个国家养一支军队,要付出巨大的军费,购买多少先进的武器装备,养多大规模的军队,这些都是由金钱所决定的,在建设军队的过程当中,这个金钱被贪污了、被浪费了,没有使用到应该使用的地方,这样,国家的投入就没有形成有效的战斗力。

   解说:军中巨贪谷俊山和徐才厚案既涉及了钱物的直接腐败,也让人看到中国社会“用人腐败”向军队的渗透。

   杨春长:他(谷俊山)太不入流,他不上层次,居然当了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副部长中将,而且他说他还要当上将,还要进军委,当军委委员,当总后勤部长,当副总参谋长,而且他已经是跃跃欲试,不仅是蠢蠢欲动,而且他已经坚信能够得以实现,因为他那么走过来的,按他的逻辑就会顺利实现的,就说社会,尤其是我们说的军队,军规的导向机制变了或正在变,它就靠钱。

   姜春良:有些人的儿子,有一些人的女婿,有一些人的秘书,靠近首长,比较亲近,或者是有的人通过金钱贿赂主官,这样就选拔了一些不具备能打胜仗的人,到了重要的领导岗位。

   罗援:现在我们看到用的很多干部是什么样的呢,管钱管物管人,首长身边的人,这样空降到什么地方去,或者是非正常提拔,这个是极大的杀伤了军队指战员的积极性。我们的整个国防实力也是在大幅度的跃升,特别是我们有核武器,你说哪一个国家能让我们中国亡国灭种,任何国家做不到,唯一能做到让我们打败的就是我们自己,就是腐败问题。

   杨春长:我记得我在总政的时候,我当副局长的时候,有个纪检部的副部长后头当了部长,就是彭德怀的侄女,叫彭钢,号称军队的女包公。我们一座楼办过,一个院里住过,我说你抓一抓,她就唉声叹气,无可奈何的样子,她说有一个高级领导,占用了7台,她就想通报一下,后头她就说比她大的人不让讲。就这些事,就这个监督机制的话,在某些程度上、某些方面、某些时候就形同虚设。

   解说:随着军队反腐工作的持续深入,中国军队将开展为期一年军费审计。将对“经费资金流向、支出凭证、内部接待场所和预算外经费管理情况”进行调查,以寻找贪污盗用的证据。

   杨春长:你海军的去审计空军的,空军的去审计陆军的,交叉开,依法从严治军,一定要在治标的过程中,治标的基础上,要建立起一套根治、治本的这个惩治和预防腐败的这种机制来,监督、制约,让人们都在监督之中,要对权力有敬畏感。

   罗援:我们军队要加强自我监督的能力,我觉得军纪委也应该像审计署一样,变为中央军委的直属机构,他不是放在总政治部,这样呢把我们的审计监察还有检查纪律检查,把他整合到一块,形成一个非常权威的一个部门,这才能进行有效的监控,否则就像你说的,自己很难去审查,自己很难去自我监督。

   杨春长:我曾经倡导过,呼吁过,我说要把军费在一定的范围里头公开,没有什么可怕的,连军级单位里头至少公开到,让所有的团级干部知道,在国家这个军费,国家这个总的经费,什么总收入,或者总经费里头给你军队切的这个蛋糕,给你切了多少,你这个规划什么什么用于多少,不要留下你的私密空间。

   解说:对于军队腐败的一些根源问题,中央军委接连出重招,试图打掉各种关系网、小山头,防治习近平所说的“对领导干部管理失之于宽和失之于软”等机制性漏洞,消除徐才厚、谷俊山等腐败案件滋生的气候。

   姜春良:前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查处,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建国后的历任的中央军委副主席,从来没有一个被逮捕,开除党籍和剥夺军衔,那么徐才厚是第一个。所以徐才厚这个军委副主席成为了腐败分子,对于军队的形象,确实带来了严重的、不利的影响。那么习近平通过查出徐才厚使军队受到了很大的教育,也使军队中的腐败官员,受到了很大的警示和震撼。所以整治了徐才厚及徐才厚所培养、发展出来的一些军营上的腐败干部,对于军队的消除买官卖官,提高军队的战斗力,提高军兵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都有非常重要的、直接的促进作用。

   杨春长:若干年吧,多少次清房,可是就有不清退的,就有两套、三套、四套以至于更多的房子,逮住就闹他,没有奈何,军队没有动真的,那习近平为军委主席的,中央军委,人家上来以后,大刀阔斧,就是认真的搞清退,谁也不敢不老实。

   姜春良:过去,为什么我们省纪委查处腐败分子不那么得力,作为有限呢?因为他要查出腐败分子,首先要向省委书记汇报,省委书记同意,你才能够查处,如果这个省委书记就是腐败分子,那你就查处不下,那么军队纪委书记同样如此。

   姜春良:现在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之后,在中央纪律检查工作和军队纪委工作上都进行了一些调整和改革。习近平所提出的,不要搞军队的山头,就是防止依托某个重要的领导人,军队的领导人,形成于依附于他身上的人身依附,一荣共荣、一衰共衰。

   罗援:我看最近我们军队也开始进行人员的调动,很多人员的调动都是高级将领的平职调动就这种流动我觉得可以起到一种交流的作用,起到互补的作用,而且起到增强我们军队的凝聚力,也是对消除山头本身是一种有利的举措。

   解说:近期军队新规频频,针对的对象既包括军队高层领导干部及秘书,也包括基层领导干部,选人用人制度越来越严密规范,腐败的口子一步一步在收紧。一些将军认为,今后被打掉的军中腐败分子级别肯定不会低于已经被查处的,军队后续反腐动向,值得期待。

罗援:少将,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姜春良:少将,原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杨春长:少将,原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副部长

 

相关热词搜索:少将 卖官 徐才厚

延伸阅读

落马少将郭正钢妻子真容曝光

适逢“两会”,军队反腐亦成为重点话题,包括朱和平在内的代表委员均表示出对军队反腐的支持,强调军队不能特殊化。依靠广大干部的举报,过去举报不会引起重视,现在军队反腐形成气候,对于举报各级军纪委也比较重视。

2015-03-05 11: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