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国内要闻 > 正文

新疆主席回应“红色身份”:哪个不是在红旗下长大?
2015-03-11 10:02:07   来源:凤凰资讯   

新疆地处亚洲中心,是向西开放的桥头堡,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需要一些节点和一些核心区,新疆就是这样的核心区。去年,我们得到了新疆各族民众的广泛支持,甚至暴恐分子家属也积极配合,参与暴恐活动的协同分子也感觉到对不起父母。

\

  3月10日,新疆代表团举行媒体开放日活动。

\

  雪克来提·扎克尔

  核心提示:开放日上,凤凰网记者问雪克来提·扎克尔:从全国人大回到新疆人大,仅仅一年,又担任自治区主席,外界有人认为或与您的红色背景有关,对此您有什么回应?雪克来提·扎克尔回答说:“我觉得在座的都是红色后代,为什么这么说?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了,哪一个不是在红旗下成长、在新中国长大?哪一个不是受党的教育、培养?”

  新疆代表团开放日答凤凰网等境内外媒体实录

  3月10日上午,新疆代表团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举行媒体开放日活动,上百名中外记者参加。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副主席吉尔拉·衣沙木丁、常务副主席黄卫、兵团政委车俊、新疆党委宣传部部长李学军,先后就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严打暴恐专项行动、20万干部住村、新疆民生建设、稳定形势、宗教去极端化等话题,回答了凤凰网在内的境内外媒体提问。

  文/凤凰网主笔陈芳、许晔

  以下为新疆代表团答记者问实录:

  张春贤:把新疆建成丝路经济带上的五大中心

  新华社记者:中央在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全国各地纷纷抢占发展机遇,我们也注意到,新疆要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想请问一下张春贤书记,这一提法背后有什么具体的考虑?新疆在这几方面又有哪些具体进展?

  张春贤:从两会开始,有不少媒体采访一带一路这个问题,今天也算是借此机会,对各个媒体采访这个问题做出积极的回应。各位朋友都知道,丝绸之路在古代主要是东西方的贸易交流,但在贸易交流过程当中,增进了友谊,同时也扩大了交流。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一方面,是对古丝绸之路精神的弘扬继承;另一方面,也是对沿线各国搭上中国经济这趟快车的一个良好愿望。因此,我们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体现了大国的担当,也是一个重大的事业。

  新疆地处亚洲中心,是向西开放的桥头堡,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需要一些节点和一些核心区,新疆就是这样的核心区。新疆向东,是拥有13亿人的国内市场,向西同样有13亿人的市场。

  新疆有17个国家的一类口岸、喀什和霍尔果斯两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与8个国家接壤,还有与中亚国家人文相近、经济相溶这一独特优势,新疆既可通国内、又可通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的沿线国家,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核心区,可以发挥作用。

  如何把新疆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向西的核心区?在总书记提出这一重大战略之后,新疆就如何发挥新疆的地理优势、人文优势、文化优势,如何服务于两个13亿人口,比较早地做了研究,提出把新疆努力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重要的交通枢纽中心、商贸物流中心、金融服务中心、文化科技中心、医疗服务中心五个中心。

  这也对应于总书记提出的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新疆提出的五大中心,其实是对应于总书记提出的五通,以便于更好起到服务作用。

  目前大家关心进展和国内怎么搭上这个便车:

  首先,去年新疆已经开通了乌鲁木齐到哈萨克斯坦、土耳其、格鲁吉亚的货运班列,内地的货物走海运到欧洲大概要40天左右,但是这个班列到欧洲只需要16到18天。这缩短的不仅仅是天数,还大大提高了经济效率,带来了面向沿线一带的经济动力。今年已经开通建设了乌鲁木齐集装箱中心站,将来全国各地的货运班列都可以在新疆进行编组,进行货物配载,从而促进物流业的发展。过去欧洲过来的货物偏少,而西行的货物仅靠某一个省又不足,在新疆进行编组形成中心站之后,可以有效解决物流上的效率和工作上的便利。

  刚才我们的玛依努尔·尼亚孜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副院长)提到健康医疗,我想他们也是做了一个减肥广告,我都很受吸引,我相信一大批女孩子会接踵而来,不单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的人胖,美国人也很胖啊。新疆的医疗可以服务于中亚,乃至于更多的地区。我们有中医、西医、维吾尔医,这些都是很不错的。中亚一带国家的很多部长以上的领导人,经常到新疆来进行健康检查,除了治疗,还可以健康休养。这个听起来像口号、但有很多内涵的,都可以在新疆做得很好。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企业是主体,市场需求是关键,很好的概念如果没有市场需求,也很难做好。新疆在这方面也有很好的进展,比如新疆的特变电工,今年在周边各国在建和即将开工建设的项目就达到50亿美元;再比如新疆的广汇集团,在哈萨克斯坦也取得了油和气的重大区块;新疆的一些企业在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家都建设了工业园区;内地的三一重工、陕汽集团、东风汽车,一大批企业先后进驻新疆,并且以新疆为基地,辐射中西亚和欧洲市场,三一重工去年在中亚以西的市场增长额就达到了30%。

  这就说明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我们新疆可以有很大的作为,也说明企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可以发挥主体作用,还说明疆内和疆外企业联手可以达到共通。

  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具体政策,新疆的喀什和霍尔果斯都是中央特批的经济开发区,有很多超过其它特区的一些政策,中央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五号文件,也有一批政策,我想想这些政策层面,如果媒体朋友关心的话,可以和我们有关部门来对接。

  总之,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个重大战略,它的作用和意义已经是不言而喻的,新疆是可以发挥起很好的作用的。

  新疆主席答凤凰网:依法严打暴恐活动

  凤凰网:去年5月,新疆启动为期一年的“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成效如何?严打期间,新疆仍发生几起暴恐案件,外界质疑是否陷入“越打越恐”的怪圈,对此有何回应?

  另外,我有个关于您个人的问题。您的从政履历非常丰富,尤其最近几年,从全国人大回到新疆人大,仅仅一年,您又在62岁之际出任新疆主席这一要职,外界有人认为或与您的红色背景有关,对此您个人有什么回应?

  雪克来提·扎克尔:暴恐犯罪是现代人类社会的一个毒瘤。暴恐分子公然与人民为敌,行凶目标不分民族、不分老幼,残杀无辜,不仅是新疆各族人民的敌人,更成为全球人类的公敌。

  新疆暴恐频发高发,可以说我们当前正处在社会维稳的“三期叠加”时期。暴恐分子由于其反人类、反社会的反动本质,必须要严厉依法打击,才能有效遏制。

  去年,我们结合新疆实际,为应对“三期叠加”这一形势,用一年时间开展了“依法严厉打击暴恐活动”专项行动,目的是通过依法打击暴恐分子,使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和合法权益得到保障,打出社会的正气和社会的安宁。

  去年,我们得到了新疆各族民众的广泛支持,甚至暴恐分子家属也积极配合,参与暴恐活动的协同分子也感觉到对不起父母。可以说,目前新疆严打已经初见成效。

  当然,打击不是唯一的手段,更重要的是要两手抓,打击的一手要硬,教育疏导的一手更要硬。

  根据多年工作经验和教训,新疆自治区党委总结出解决新疆稳定问题的五把钥匙:思想的问题用思想的方法去解决,文化的问题用文化的方式去解决,习俗的问题用尊重的态度去对待,宗教的问题按照宗教的规律去做好工作,暴恐的问题用法治和严打的方式去解决。因此,严打的前提是依法,我们要依照有关法律法规来处理解决这些问题。

  去年召开的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中央提出的治疆方略可以概括为:依法治疆、团结稳疆、长期建疆,其中“依法治疆”是核心。

  通过依法打击暴恐活动,新疆社会大局处在完全可控的状态,很多暴恐案件在萌芽状态、运动阶段得到遏制,个别非常顽固的极端分子狗急跳墙,可能提前爆发。但我相信暴恐案件只会越来越少,不会越来越多。

  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我在多个岗位工作过,现在又来新疆政府工作,对政府工作我本人并不陌生,以前也有在乌鲁木齐等很多政府部门工作的经历,我想这也是选择我担任政府机关领导的一个重要原因。

  至于外界对我的评论,我觉得在座的都是红色后代,为什么这么说?新中国解放六十多年了,哪一个不是在红旗下成长、在新中国长大?哪一个不是受党的教育、培养?

  像我这样年龄的一代人,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成长起来的,我自然是红色后代。因此,不管外界如何评论,我相信像我们这代人对党的事业是忠诚的,对人民的事业是忠诚的,对国家的事业是忠诚的。这几个忠诚一定会让我们把工作做好。

  新疆副主席:7万干部住村改变基层涣散状况

  中国新闻社记者:我注意到现在新疆发生暴恐事件,可能更多的来源于南疆农村,现在外界有声音称,社会基层治理可能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去年新疆开展了三年二十万基层干部下乡的活动,这个活动的开展是否基于上述的原因和考虑的?现在效果如何?

  新疆自治区副主席吉尔拉·衣沙木丁:我作为喀什地区督导组的组长,对开展“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的必要性、重要性和取得的工作成效,有切身体会。深入开展“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是紧紧围绕总目标,以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为着眼点。这个固本之策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服务群众、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的固本之策,也是新疆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创新之举,更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新疆具体的形式和载体。

  去年自治区党委做出重大部署,二十万名干部到基层,对基层的全覆盖、干部的全覆盖、任务的全覆盖,三个全覆盖做了安排。去年的一批工作结束后,我们进行了总结,今年的七万多名干部已经于3月1号进入农村。我想从六点来谈谈去年这一年来工作取得的效果。

  第一,贯彻了党的群众路线,各级干部的作风明显得到了转变。我们的干部到了基层以后,天天和群众在一起唠嗑,深入到群众家里访民情,接了地气,去了官气。干部思想上受到了教育鼓动,党性得到了锻炼提升,与群众感情更加贴近。很多同志感触说,床板硬了,和群众的距离近了,汗水多了,和群众的心贴近了。基层群众也看到,好的干部又回来了。

  第二,加强了民族团结互信。干部到村里以后,和各族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挨家挨户访民情,各民族之间主动相互学习语言,彼此之间尊重风俗习惯。干部们为群众拍全家照、拍微电影,和各族群众结成兄弟,办了很多实事,通过很多微行动,满足了群众的微心愿。所以说,这个活动拉近了各级干部和群众的关系。党群关系更加贴近,促进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受到了基层各族群众的欢迎。

  有一些情节可能大家不知道。去年我们工作组返回的时候,很多村里的群众自发地欢送工作组,有一些是抱着痛哭,有的是恋恋不舍,拿出红枣、核桃送给工作组,这都体现了群众对工作组一种真挚的感情。所以有干部很有感触地说,住村工作是一次接地气、连民心、贴近群众、了解群众、融入群众的深刻历练,真可谓是“住村一阵子,受用一辈子”,这是基层干部的真挚感觉。

  第三,坚持现代文化为引领,去极端化初见成效。工作组到了基层以后,把遏制宗教极端思想作为主要工作任务,广泛开展去极端化的大宣讲,面对面地向群众宣讲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组织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声讨“圣战殉教进天堂”的谬论,使广大群众认识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提高了老百姓抵御极端思想的能力。我们通过举办现代运动会、现代服饰的表演、乡村技能大赛,和其他一些现代文化活动,来对冲宗教极端思想。原先有人说农村笑声没有了、歌舞没有了,但现在到村里去,年轻人、老人又跳又唱,这是党这几年的惠民政策,现代文化引领群众观念的提高带来的成果。

  第四,民心、民力、民智得到凝聚。住村干部深入到田间地头,融入到群众中,真心诚意地了解民意,打通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去年自治区财政拨资,下乡的干部们解决了群众的一些所想所盼,接了地气,办了实事,不是空对空,而是把宣传教育和办实事有机结合起来,通过这些微行动,做好事,凝聚了基层广大群众的民心。

  第五,反腐使群众基础更加坚固。各级工作组到了村里以后,发挥了他们宣传队和播种机的作用,引导群众看发展,看变化,看未来,理直气壮地讲党的恩情,教育各族群众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自觉维护稳定,引导群众擦亮眼睛。通过教育以后,群众感觉到现在的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活动,实际上就是侵害他的个人利益,可以说现在群众揭发暴恐分子气氛高涨,比如说皮山县六村村民合力擒拿三名暴恐分子;墨玉县三万多名群众,包括阿克苏、喀什上万群众围住暴恐分子,形成万众一心、同仇敌忾的强大声势,有力打击了三股势力的嚣张气焰,让他们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种群众基础在不断形成。我们打击三股势力也好,去极端化也好,离开群众是不行的。

  第六,基层面貌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工作组下去以后,积极配合乡单位,按照“三位一体”的工作形式和工作机制,坚持好事让基层做,好人让基层干部当,住村干部工作中点子多,办法多,甘当幕后英雄,确实为基层党支部整治软弱涣散、为支部书记树威信提供了帮助。现在村干部的腰杆子硬了,基层工作进入一个正常的常态当中。

  通过这一年的扎实工作,取得了全社会的关注。我们自治区的微信平台“最后一公里”,关注用户达到32万多人,居全国官方微信平台的第二名。这个事实充分证明,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关于开展“访、惠、聚”活动的决策部署完全正确。我是饯行者,也是实践者,和喀什地区将近两万多名干部在基层做工作的时候,我们就认为坚定不移地把这项活动抓好抓实,深入开展下去,就一定能够谱写强基固本、稳建新疆的崭新篇章。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媒体的朋友可以抽时间亲自到新疆的基层,到农村,特别到南疆,走走看看,亲身感受一下新疆这几年来的变化,感受一下大美新疆。

  常务副主席:新疆财政支出73%用于民生

  人民日报人民网记者:在带领全疆人民奔小康的路上,我们能用什么方式,让更多基层老百姓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新成果?

  新疆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黄卫:这几年中央对新疆工作特别重视,特别关心,新疆经济发展非常得快。我简单跟大家介绍,自2010年第一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这段时期是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老百姓生活改善最快的时期。

  大的方面, 2014年,我们基本提前一年完成了2015年的主要目标,财政收入连续四年平均增长了26%。经济发展为改善民生带来了基础和条件,城镇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已经连续四年排名前列,去年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达到了两万两千多,农民的年收入达到了八千六百多,这在绝对值上跟全国平均水平还有距离,但是这个距离已经比前五年大大缩减。我们预计,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我们在2020年可以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具体方面,我们已经连续五年实施了民生建设。这几年,新疆财政支出73%用于民生。 2015年,我们安排了723亿的专项资金做重点民生工作,其中用于老百姓生活改善的资金,2015年也超过了73%。这几年新疆老百姓的生活有什么改善呢?比如说住房,我们已经连续四年,每年给农民盖30万套住房,2015年我们又安排了30万套,国家拿出资金来支持,援疆省市拿出钱支持,自治区政府也拿出钱来支持,我们这个计划还要继续。新疆农民的居住条件,这几年有了显著改善;我们平均每年给城镇安排了28万套的保障性住房,其中,我们已经完成了13万套游牧民定居新牧的住房建设,在安排住房建设的同时,我们也给他们的生产、生活、生产资料做了统筹安排,使他们居住条件改善,谋生的能力提高。

  去年新疆工作座谈会明确指出要支持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业,要安排百万人就业,使大家通过到企业就业增加收入。国家给了一系列政策,去年以来,我们启动很好,去年在纺织、服装业上增加的就业4万人。各个区结合纺织、服装业的发展,又启动了“短、平、快”项目。“短、平、快”项目就是企业通过政府的支持,很快就能见效,吸纳一部分就业。去年我们安排了8亿的资金支持,也解决了4.1万人就业。

  所以总体上来说,这几年新疆老百姓生活改善还是比较快的,但是我们也感觉到任务很重,因为新疆整体上离主体市场远,边境线又很长,生产生活各方面条件还比较艰苦。我们还需要通过不懈努力来改善群众生活。

  兵团政委:95%的暴恐案件被提前打掉

  新京报记者:去年新疆发生了一些暴恐事件,其中很多发生在南疆,请问一下现在新疆的安全稳定局势是怎样的,特别是南疆地区?这些地方是否安全,我们能否去南疆?

  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兵团政委车俊:回答你这个问题,我想可能要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去看。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在历史的长河中,新疆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暴力与反暴力的斗争、宗教与极端组织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只不过有起有伏,时而激烈,时而稍微平静一些,但是从来没有停止过。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现在发生暴恐案件,既是历史的延续,还有现实的原因,地缘、结构、文化、宗教信仰,也包括现代网络信息的传播,和目前世界极端宗教组织的兴起,这对全世界都产生了影响,包括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因此对我国的影响,尤其是对与中亚、西亚有5000多公里边境线的新疆来说,这种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或者说更甚。所以,由于这些历史和现实的原因综合在一起,这个时段是新疆暴恐活动的活跃期,也是反分裂斗争的激烈期。我们必须维护人民群众利益,要进行干预,要进行依法治理,那么就有一个治疗、干预的阵痛期,简单的讲叫“三期叠加”的问题。

  从区域分布来讲,这些暴恐案件相对来说更多发生在南疆,之所以如此,也是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决定的。但是我想说,近几年来,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新疆工作高度重视,对新疆的治理确立了大政方针,对新疆的民生建设给予了极大的支持,自治区党委坚定贯彻中央的指示,既坚持了严厉打击暴恐这一手很硬,同时又有意识改善民生,进行教育、疏导。

  现在形势怎么样,可以从两方面回答:

  第一,通过一系列的举措,标本兼治,综合施策,我想大局是稳定的、可控的、向好的。暴恐问题现在是世界性的话题,对新疆来讲又是历史性的问题,不可能在一段时间内让它彻底销声匿迹,因此形势也是尖锐复杂的,基础工作还要进一步加强。

  第二,我要告诉你一个数据。由于中央和自治区党委的重视,由于我们基础工作的加强和群众的发动,现在的暴恐案件,95%都是提前发现和提前打掉的。这既有专门机关侦查所得来的信息,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信息是由人民群众提供的,包括暴恐分子的亲属、邻居,以及其他群众。这说明了暴恐在新疆是各族人民的敌人,它是反人类,反社会的,是得不到群众拥护的。

  最后的结论是,新疆,包括南疆,总体稳定。犯罪分子是总人口当中的极少数,发生暴恐案件的不稳定地区在新疆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是极少数的、是点状的,因此,新疆总体形势稳定,是安全的。南疆总体大局是可控的,是安全的。

  你们到新疆多走一走,多看一看,尤其到南疆看一看,多与我们的群众和干部接触,多了解一些我们的民族风情,多了解一下我们各民族的文化和实际情况,你会赞同我的看法。

  新疆宣传部长:去极端化就是为保护宗教信仰自由

  香港文汇报记者:新疆乌鲁木齐出台禁止穿蒙面罩袍法规,请问这种做法是不是违背了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会不会破坏民族风俗?

  新疆党委宣传部部长李学军:一段时间以来,极端主义在全球蔓延,各个国家都深受其害。极端主义所宣扬的东西,实际上是对宗教教义的歪曲和极端化的解释。极端主义冠以宗教的名号,但是其非理性的主张和做法是有别于宗教的。如果我们任其蔓延、发展,将会对现在的宗教造成极大的伤害。

  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2014年9月21号,新疆的轮台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恐怖案件。首犯买买提·吐尔逊就是受到了极端宗教思想的严重影响,他嫌弃自己父母是公职人员,做饭不清真,所以不在家吃饭,甚至连父亲的葬礼都不参加。他还因为弟弟结婚时领取了政府发放的结婚证,而不参加弟弟的婚礼。

  这种行为对正常人来说是不可理喻的,宗教极端活动已经破坏了正常的宗教,也破坏了宗教信仰自由和传统习俗。我们去极端化,就是为了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保护合法的宗教。去极端化是世界性的难题,我们在实践当中不断总结,也形成了一些新理念,一些行之有效的举措和机制。在深入推进去极端化的工作中,我们要坚持打击的一手要硬,疏导教育的一手也要硬。思想的问题要用思想的方法去解决,文化的问题用文化的方式去解决,习俗的问题用尊重的态度去对待,宗教的问题按照宗教的规律去做,暴恐的问题用法制和严打的方式去解决。

  今年元月1号施行的新修订的《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里,明确提出了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一系列措施,对于保护合法的问题,制止非法的问题,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的问题,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和要求,同时也明确了合法和非法宗教活动的界定。新疆的去极端化工作也是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的。我们也在坚持用正信挤压、法治约束、文化对冲这样些办法来开展去极端化工作。

  当然,去极端化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好,但是我们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机制和举措,在实践当中效果也非常明显,比如不少基层群众都站出来与暴恐分子做斗争。另外,各族群众强烈要求要遏制极端,打击犯罪,也形成了去极端化的氛围。我相信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去极端化工作一定会收到更大的成效。

  张春贤:南疆能去

  香港记者:请问新疆是否有人偷渡海外参加ISIS极端组织?

  张春贤:有新疆极端分子参与了ISIS极端组织。这更说明了世界极端势力不容忽视,新疆也不会置身事外,并受到了影响。各国越来越认识到IS组织的危害性,并在采取措施来遏制极端势力,新疆也会在中央领导下,与各国一起,会把这个问题处理好、遏制好。

  关于新疆的维稳形势,总体来讲,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当中、特别是在一些原教旨主义盛行的大背景下,新疆要去存量问题,而这些存量问题有文化、历史以及极端势力等各种原因,解决好存量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需要较长时间。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新疆是在为全国稳定做贡献,正如新疆一位代表所言“新疆付出了极大代价”。具体量化而言,新疆公安干警的牺牲率是内地公安干警的5.4倍;2014年,新疆基层干部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有230多人,大大超过内地平均数;新疆的烈士占全国的1/3。

  新疆目前处于“三期叠加”阶段,确有一个阵痛期,要忍受这种阵痛期,无论是去存量还是控增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但确实是稳定总体向好。

  刚才有记者问南疆能不能去,我可以告诉大家, 能去!没有问题。尽管新疆这些年发生了暴力恐怖事件,但内地去新疆旅游的人还没有一个受到伤害。很多同志跟我讲一个观点,没有去新疆很难想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去了以后比想象中要好得多。

  至于你们关注的有些暴恐案件,是不是报道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实际情况是这样,新疆在信息透明度和群众知情权方面,是比较开放的、是持改革态度、透明态度的。新疆在2010年,即七五一周年之际,就对外开通了网络,这些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另外在历次暴恐案件中,基本都是及时、迅速地把一些原汁原味的情况向社会披露,以让社会了解,让群众知情。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像世界出现IS这种情况,历史上没有。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能以透明不透明来衡量某一个暴力恐怖案件。有时候这些团伙是独狼式的,有时候是团伙式的,我也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内幕,最近破获的一些暴恐案件中,有些人是直接参加(IS)回来的,但为了破案,为了减少人民群众伤亡,为了保证安全,有时候也是需要保密和时间的。

  透明公开是新疆的原则,讲究效果是新疆追求的目标,有时候大家也要理解新疆的某些情况。

相关热词搜索:维吾尔医 新疆政府 新疆农民

延伸阅读

长征五号火箭试车细节公开:发动机摇摆试验引惊叹

据媒体报道,我国目前运载能力最大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9日16时在京成功进行了芯一级动力系统试车。据介绍,用于此次试验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芯一级产品,直径5米,总长约33米,使用无毒无污染的液态氧和液态氢作为推进剂。

2015-02-12 13:4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