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国内要闻 > 正文

【图话】投票的姿势
2015-03-14 09:43:50   来源:腾讯图片   

从“豆选”、鼓掌、举手、无记名投票,再到电子表决,半个多世纪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表决方式一直在进行着变革。摄影:程铁良/CFP (来自:腾讯图片)  1988年,七届人大会场首次设立了秘密写票处,秘密写票处的设立从另一个侧面完善了两会表决程序,并使得投票更真实。

  从“豆选”、鼓掌、举手、无记名投票,再到电子表决,半个多世纪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表决方式一直在进行着变革。用什么样的方式投票,不仅折射出人大代表们行使权力的环境,更反映了中国民主法治的脚步。编辑:小白 赵月 (来自:腾讯图片)

  1937年10月,延安农民创造“豆选法”选举基层政权,候选人背对选民,每个候选人身后放一只碗,选民向自己“中意”候选人的碗里投豆子,最后根据碗中豆数确定人选。淳朴的投票方式,演绎着生动的草根民主。图为解放战争期间,黑龙江绥化县,农民在土改后用投豆的方法来选举新的政府委员。 (来自:腾讯图片)

  农民大多不识字,“豆选法”是民主选举的最佳选择之一。土改后,人民代表的选举也常用“豆选法”。图为20世纪50年代初,广州,投豆选举结束后,工作人员将豆的数目登记起来。 (来自:腾讯图片)

  新中国成立以后,1953年,全国人大才明确规定全国人大会议选举、通过议案和基层直接选举采用举手、无记名投票表决,间接选举人大代表和县以上人大会选举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必须用无记名投票,其他事项用举手表决。图为1954年9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诞生,全体代表起立鼓掌。 (来自:腾讯图片)

  1957年下半年,反右斗争开始。人大表决方式发生了倒退:除了选举和任免,“鼓掌”又成为人大表决时的主要方式。直到1979年文革结束后,才恢复了举手和无记名投票。图为1988年,在七届人大一次会议第六次大会上,代表们投票选举国家机构领导人。 (来自:腾讯图片)

  投票方式的不足导致了长期以来两会的投票都是全票一致通过。有人把举手表决的从众心理比喻为“搭便车”,“别人都齐刷刷举手,唯独你不举手,就难免尴尬”。直到1986年4月12日出现第一次不同意见。图为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当对一项议案进行表决时,一位人民代表举手表示不同意见。 (来自:腾讯图片)

  在那个时代,几乎所有代表都从来想不到可以投反对票。而这种局面的改变,是因为一个名叫黄顺兴的人大代表。图为1988年3月28日,黄顺兴反对周谷城担任主任委员,反对原因是周谷城年事已高,不再适合担任要职。黄顺兴一句“我反对”,打破了政协鼓掌人大举拳格局。在此后的全国“两会”投票中,反对弃权票越来越多,并逐渐呈常态化。 (来自:腾讯图片)

  黄顺兴勇于发表意见。1992年的七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他要求公开发言,表达对三峡工程的不同意见。但这一次,黄顺兴没有成功。这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建三峡工程的决议,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后三者加起来为866票,占到了2633位代表总数的三分之一,这在全国人大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摄影:程铁良/CFP (来自:腾讯图片)

  1988年,七届人大会场首次设立了秘密写票处,秘密写票处的设立从另一个侧面完善了两会表决程序,并使得投票更真实。现在,秘密写票处的设立逐步推广到基层选举。图为七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国家机构领导人。摄影:李平/新华社 (来自:腾讯图片)

  1989年4月4日,在人大闭幕式上表决关于国务院提请审议授权深圳市制定深圳经济特区法规和规章的议案的决定时,反对票加弃权票甚至高达1079票。图为大会工作人员在统计弃权票。崔宝林/新华社 (来自:腾讯图片)

  1990年两会上,人大第一次启用电子表决系统。该系统只有统计功能,没有查询记录的功能,相较于传统的举手、鼓掌等方式,电子表决投票更加客观、真实。图为1990年,装在代表席位上的电子表决器。 (来自:腾讯图片)

  有人对“投反对票就永远记录在案”表示忧虑。电子表决系统总设计师林达亮说:“我可以负责地向全国十一亿人民保证:谁也不能从这套系统里查出谁投的是什么票”。图为1990年两会,工作人员在监视电子表决系统的运转情况。新华社记者汤孟宗摄 (来自:腾讯图片)

  最开始的电子表决器系统启动,按下哪个按钮哪个灯就变暗,另外两个还在闪,这当然会令代表们顾虑重重。图为 1993年3月18日,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第二次会议上,朱镕基、李鹏、李瑞环、刘华清、邹家华等在通过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草案时,按表决器。 (来自:腾讯图片)

  之后,电子表决器又经过了逐步改进——只要按下一个按钮,所有灯全灭。而现在人民大会堂使用的电子表决器,从表决开始到表决结果揭晓,仅需短短几秒钟,表决结果通过会场前方的两个大电子屏显示出来。图为2002年3月15日,九届人大五次会议的投票结果。 (来自:腾讯图片)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等额选举中采取的是投赞成票不需要动笔的做法。这种做法也让投票者的权利受到干扰——众目睽睽之下,谁只要动了笔,就是表示对候选人名单的反对或弃权。2005年3月8日,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会议选举和决定任命的办法,在这一办法的附件中,明确写明无论是投赞成票、反对票还是弃权票,都需要填写选票。图为2008年两会选举十一届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和常务委员时,工作人员在选票统计席上忙碌。 (来自:腾讯图片)

  2010年全国“两会”展开了一场表决器要不要加盖子保护隐私的讨论;2015年两会,葛剑雄建议投票方式进行微调,无论赞成与否都要在候选人名字上勾涂,以发扬民主。——关于投票表决方式的持续讨论,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代表们越来越尊重手中的职责和权利;同时,这些讨论也将继续刺激着中国民主法治的进步。 (来自:腾讯图片)

相关热词搜索:腾讯 图片 两会 1986年

延伸阅读

两会菜谱10个热菜5种主食 提倡节俭

3月2日,午餐时间的政协委员驻地北京铁道大厦餐厅,午餐提供10个热菜,5种主食,餐厅没有酒水,只提供白开水、柠檬水与散装的苹果汁。

2015-03-04 09:2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