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科技要闻 > 正文

超级高铁项目幕后团队揭秘:开启新的“太空竞赛”
2015-03-02 09:23:47   来源:凤凰科技   

《福布斯》杂志网络版近日撰文,详细介绍了正在积极推进“超级高铁”项目的三个团队。在当天活动的问答环节,皮谢瓦第一个拿起麦克风,问:“伊隆,我们之前讨论过一个创意,那就是超级高铁。

  北京时间3月2日消息,《福布斯》杂志网络版近日撰文,详细介绍了正在积极推进“超级高铁”项目的三个团队。文章指出,在实施超级高铁项目的过程中,这些团队在技术和政治层面都遭遇了巨大的挑战,为了将“钢铁侠”马斯克最早提出的这个梦想变为现实,他们付出了无数的心血与汗水,相互之间还开启了新一轮“太空竞赛”。

  以下为文章全文:

  那一年的9月份,哈利·里德(Harry Reid)还是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他位于国会山的办公室透露出庄严的气氛,地上铺着东方地毯。此时此刻,他坐在一张皮椅上,身子不由自主向前倾,目不转睛地盯着什么东西看——他被告知,这种东西将永远改变运输业。

  SpaceX前工程师布罗甘·巴姆布罗甘(Brogan BamBrogan)拿出他的iPad,进行现场演示。两个商业合作伙伴——亿万富翁、风险投资家舍尔文·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和前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吉姆·梅森纳(Jim Messina),则在一旁仔细观察着这位颇具影响力的参议员的反应。马克·吐温(Mark Twain)这位曾经的内河领航员,仿佛也在密切关注着事情的进展——他的画像就挂在里德的墙上。

  “这是什么?”里德坐直身子,指着iPad上面的东西问道。iPad屏幕上有一张照片:日出时分,有些人衣衫不整,睡眼惺忪地走在荒漠平原。“哦,这是‘火人’,”巴姆布罗甘回答,接着他开始向这位75岁高龄的政治家介绍“火人节”。所谓的“火人节”是手艺人和嬉皮士的狂欢节,每年于劳动节前夕在内华达州(里德的家乡)的布莱克罗克沙漠(Black Rock Desert)举行。

  扫除又一个障碍

  巴姆布罗甘的正式陈述甚至更富有激情,介绍了一个伟大的创意:一种交通系统能以接近音速的速度,搭载着乘客或货物穿梭于美国整个西南部地区乃至全世界。

  整个演示过程持续了60分钟。演示结束时,里德身子重新靠在椅子上,脸上露出了笑容。皮谢瓦这时走上前去,称内华达州的一位商人在拉斯维加斯到加利福尼亚州的路段有一条长达150英里运输线的通行权,他问里德参议员是否有意结识这位商人。里德说他很愿意,于是他们就此达成了共识。这样一来,实现超级高铁(Hyperloop)梦想的另一个障碍也就此被扫除,而在此之前不久,它还不过是一个脱离现实的幻想。

  大家还记得超级高铁,对吧?这是亿万富翁、实业家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2013年8月份的一份白皮书中提出的超前创意。白皮书共计58页,他在里面阐述了一种基于真空管道的交通工具,可以将乘客以每小时760英里的速度从旧金山运往洛杉矶。这一创意在问世之初备受嘲讽,被认为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中,但时至今日却有三个团队正在积极推进这个项目,这其中就包括在哈利·里德办公室做现场演示的HyperLoop Technologies。这个团队之前十分低调,但如今他们却握有850万美元的现金,还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启动新一轮8000万美元融资。“我们有团队,有工具,还有技术,”巴姆布罗甘说,“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21世纪的“太空竞赛”正在上演。

  超级高铁项目还处于十分初级的阶段,这样说毫不夸张,在工程和物流方面需要克服的挑战不胜枚举,从抗震、通行权到以跨音速在管道中飞驰所造成的呕吐,每一个挑战都是难啃的骨头。

  但毫不夸张地说,超级高铁将会彻底改变世界。现代交通的前四种方式——轮船、火车、汽车以及飞机——给人类带来了进步和繁荣,但同时也带来了污染、交通堵塞和死亡等问题。而超级高铁这种被马斯克称为“第五种交通方式”的工具,与飞机速度一样快,但比乘火车便宜,可以在任何天气状况下持续运营,还不会排放任何碳物质。如果人们能在20分钟内从洛杉矶来到拉斯维加斯,在10分钟内从纽约来到费城,那么一座座城市就将变成地铁站点,地理意义上的边界将就此消失,房价不平衡和过度拥挤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在实现这个伟大梦想的过程中,马斯克却意外成为局外人。由于同时掌管着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和SpaceX公司,马斯克已经分身乏术,只能让别人来将他的理论变成现实。虽然马斯克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但他的印记仍然留在了每一个试图打造超级地铁的团队身上。

  超级高铁幕后的三个团队

  Hyperloop Technologies堪称“梦之队”,这家公司人才济济,团队由来自硅谷和华盛顿的“超级明星”组成,其中许多人都与马斯克关系密切。现年40岁的皮谢瓦得益于对Uber的投资,注定会进入“亿万富翁俱乐部”。他既是马斯克的密友,也是最早鼓动马斯克将超级高铁的构想公诸于众的人。皮谢瓦最近创立的风险投资公司领投了Hyperloop Technologies的种子轮融资,参与这轮融资的还有乔·朗斯代尔(Joe Lonsdale)旗下的Formation 8,他同样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亿万富翁,大数据公司Palantir的联合创始人。

  除了上述二人,Hyperloop Technologies的团队成员还包括负责奥巴马2012年竞选连任活动的吉姆·梅森纳;董事会联席主席戴维·萨克斯(David Sacks),他曾在马斯克创立的支付公司PayPal工作,后来加盟Yammer担任要职;皮特·迪亚曼迪斯(Peter Diamandis),他是X Prize Foundation的创始人,马斯克就在该基金会的董事会任职;巴姆布罗甘,他此前曾是SpaceX的重要工程师。这个团队经常要向马斯克汇报最新工作进展,享受这种待遇的还有总统奥巴马。

  比这份星光熠熠的花名册更令人惊讶的是HyperLoop Tech肩负的最初使命。他们希望超越当年马斯克提出的原始设想,一开始就专注于货运而非人力运输。这种高速“货仓”甚至可以飞离地面或潜入水里。想象一下,水下管道穿越海洋或是来往于海岸之间,以接近超音速的速度运送集装箱,那会怎样的一番景象?需要iPhone?只要按一下按钮,满载iPhone的集装箱一夜之间就能从深圳发送到目的地。

  与HyperLoop Tech全明星阵容的团队相比,德克·艾尔伯恩(Dirk Ahlborn)的团队就像是《少棒闯天下》(Bad News Bears)中的那个少年棒球队。他的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以下简称“HTT”)总部也设在洛杉矶,公司名称也与HyperLoop Tech有着相似之处,过去一年间,200名工程师和设计师一直在为超级高铁的开发献计献策。

  HTT最早只是艾尔伯恩旗下网站JumpStartFund支持的一个项目,如今已经有了一批长期兼职人员,他们分别供职于思科、波音及哈佛大学等知名企业或院校,为了获得股权而努力工作。他们被分成了不同的小组,致力于解决超级高铁存在的不同问题:财务模式、路线优化、车厢与站点设计、胶囊列车工程学等。艾尔伯恩表示:“在将来某个时候,我们会需要全职员工团队,同时还将进行融资。就目前而言,一切都进展顺利。”HTT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在迪拜以及约翰内斯堡举行的大型铁路运输展览会上展示最新研究成果。

  与此同时,马斯克自己旗下SpaceX的工程师团队也迫不及待地参与到这场竞争中。今年一月份,马斯克宣布计划资助超级高铁试验轨道在德克萨斯州的建设,但他并未给出具体日期。正如他在2013年宣布将自己的初始超级高铁概念“开源”一样,马斯克表示他计划让这条高铁试验轨道向所有想要参与测试的团队开放。

  德克萨斯州的高铁试验轨道有点儿像科幻电影《星球大战》中的飞梭赛车,它们穿梭在空中,成为对抗帝国的叛军力量。用《星球大战》中的武器来形容这个初生的行业并不夸张。皮谢瓦表示:“我们正在探究一个前所未有的过程。这个创意存在着风险,但也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梦想照进现实

  很久以前,科幻小说家和其他一些梦想家就设想过高速管道运输工具。火箭技术先驱罗伯特·戈达德(Robert Goddard)在1909年写了一篇论文,其内容与马斯克的创意差不多。1972年,兰德公司的罗伯特·索尔特(Robert Salter)提出了一种以超音速穿梭于不同大陆之间的地下铁路系统,并取名为Vactrain。舍尔文·皮谢瓦也是其中的一位梦想家。早在互联网时代他就提出过一个名为Pipex的构想,即一个由充气管道组成的交通网络,用于在旧金山周围高速运送重要文件。遗憾的是,这个创意未能成为现实。

  在硅谷提到皮谢瓦的名字,可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慷慨大方,乐于分享,快人快语,但他也有虚荣的一面,经常向别人炫耀Jay Z、爱德华·诺顿(Edward Norton)和西恩·潘(Sean Penn)这些名人朋友,就像往点唱机里放银币一样。

  一个曾和他有过业务往来的硅谷投资者说,“他无疑是一位推广者,但成为一个推广者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在Menlo Ventures,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这一点——皮谢瓦在那里完成了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历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即注资当时规模不大但现在发展迅速的打车软件Uber。Menlo Ventures如今管理着40亿美元的资产。

  在Uber于2011年底结束第二轮融资时,皮谢瓦最初曾被Uber及其投资人拒之门外。当皮谢瓦身在阿尔及利亚做演讲的时候,他接到了Uber 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打来的电话。卡拉尼克在电话中说,如果皮谢瓦能到都柏林与自己见面,他就有机会投资Uber。皮谢瓦最终赶上了飞往爱尔兰的航班。“我不是太了解皮谢瓦,但是我不断收到他的电子邮件以及所有认识他的人的推荐,”卡拉尼克2012年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如是说。“我之所以见他,也是不得已。”

  没想到,两人见面后很是投缘,在都柏林的街头聊了几个小时。他们在当天凌晨签署了一份投资意向书。Menlo Ventures最终持有Uber大约8%的股份,当时这家打车应用的估值为2.9亿美元,如今则达420亿美元。“我总是告诉人们:第一课就是要赶上飞机,”皮谢瓦说,他持有的Uber和其他公司的股票如今价值约5亿美元。

  得益于此次成功,这位白手起家的移民的美国梦也走向了顶点。1980年,在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后不久,母亲带着皮谢瓦和另外两个孩子背井离乡来到美国,那时他才6岁。伊斯兰革命前,皮谢瓦的父亲曾在伊朗掌管着一家大型电视台,一年前侥幸逃离伊朗,后来在华盛顿特区靠开出租车维持生计。皮谢瓦的母亲原来是一名老师,到美国后在华美达酒店(Ramada Inn)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

  皮谢瓦的英语特别糟糕,上二年级时,老师曾威胁说要让他退学,但在父亲一再施压下,老师才将他留下。然而,皮谢瓦10岁时就曾给当地广播电台打电话,参与讨论中东政局了。“我认为他一出生就有40岁人的头脑,”皮谢瓦的弟弟阿夫辛说。阿夫辛后来卖了他的律师事务所,搬到洛杉矶担任HyperLoop Technologies法律总顾问。

  项目推进的关键人物

  在皮谢瓦1998年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后,他回到了马里兰,创办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早期操作系统WebOS以及社交游戏网络(Social Gaming Network)和Webs.com,后来他以1.175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公司统统卖给了Vistaprint。2007年,他搬到了旧金山,开始对一些创业公司进行小规模投资。2011年6月,Menlo Ventures聘请他担任投资合伙人,在他的努力下,这家旧金山公司成功投资了Tumblr、Warby Parker和Uber等热门创业公司。

  两年前,皮谢瓦与高盛前风险投资人斯科特·斯坦福(Scott Stanford)一起筹集1.53亿美元资金创办了自己的投资基金Sherpa Ventures。他们的目标不是仅仅支持现有创业公司,而是帮助有才能的人从零开始创建新公司。他实施的第一个构想就是Hyperloop Tech。

  这家创业公司打上了皮谢瓦的烙印。过去几年间,皮谢瓦的个人经历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好莱坞电影。他曾与西恩·潘一起到班加西与反抗卡扎菲的利比亚叛军会面,并到开罗解放广场与埃及抗议者集会。2012年1月份,他和西恩·潘乘坐着马斯克的私人飞机前往古巴给卡斯特罗政府施压,让他们释放一些被关押的美国人。在飞往古巴的途中,皮谢瓦追问马斯克究竟何时实施他的超级高铁项目。在之前的近一年时间里,这位亿万富翁私下多次表露过实施这个项目的意愿。

  “他说他没时间做这件事。于是我说,我来做吧,我很喜欢。”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皮谢瓦不断催促马斯克公开他对超级高铁的研究成功,但马斯克一直在推脱,总说自己太忙。皮谢瓦就是皮谢瓦,他最终促成了此事:在2013年5月举办的AllThingsD大会上,台上的马斯克再次对超级高铁这个话题避而不谈。

  在当天活动的问答环节,皮谢瓦第一个拿起麦克风,问:“伊隆,我们之前讨论过一个创意,那就是超级高铁。我想请你告诉观众,这是一个什么项目,它会怎样改变我们的世界。”马斯克只好支支吾吾地向大家介绍了一番,然后并不太情愿做出了承诺,表示将在8月份公开超级高铁项目。这个创意就这样公诸于众了。

  当马斯克最终发布了他的报告时,互联网上的赞扬声和批评声炸开了锅。但无论如何,皮谢瓦开始对超级高铁进行造势。作为民主党的重要捐助人,皮谢瓦将与奥巴马在白宫的会面变成了一个关于超级高铁的30分钟座谈。据皮谢瓦介绍,奥巴马承诺当晚会读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报告,第二个星期就要求科学与技术政策办公室评审这个创意。当皮谢瓦与拉里·佩奇(Larry Page)乘坐游艇在旧金山湾区观看美洲杯帆船赛时,他对这位谷歌创始人耍了同样的小聪明。

  努力终于获得回报

  皮谢瓦的不懈努力开始获得回报。朗斯代尔承诺会投入资金和时间。然后是梅森纳,当时她已经是Sherpa Ventures的外部合伙人了。“皮谢瓦很早就知道这是一个政治挑战,”梅森纳说道。“但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推销。它是这样一件事情:如果我们做了,它就会改变一切。如果我们反应迅速且马上行动起来,一切都是可行的。它不像登陆火星那样遥不可及。”有一次,马斯克来到英属维京群岛一个850英亩的私人岛屿,参加皮谢瓦40岁的生日派对,后者终于有机会向戴维·萨克斯展开游说。萨克斯曾在马斯克创立的PayPal担任COO,当时刚刚将Yammer以12亿美元卖给了微软。

  在皮谢瓦力邀下,萨克斯最终加盟Hyperloop Tech担任董事会联席主席。他说:“我当时想我是受邀加入一个慈善基金会,但我很快意识到他们真的想把这个创意变成一门生意。”虽然马斯克在正式场合仍然与超级高铁项目保持着距离,但去年4月,他依旧在洛杉矶日落塔酒店(Sunset Tower Hotel)与皮谢瓦和萨克斯共进晚餐,了解有关超级高铁项目的最新进展。“伊隆觉得,如果我们能够证明这个项目可行,哪怕是一条只有2英里或者5英里长的试验轨道,也将克服任何的政治挑战或监管问题,”萨克斯说,“我们都同意他的看法,不过要证明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有钱才行。”。

  这正是皮谢瓦的资金流向。Hyperloop Tech当前拥有的850万美元将用于承担初期工程和设计费用,而80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将用来建造并运行这条试验轨道。但由谁来建造它呢?SpaceX的工程师们不断向皮谢瓦推荐一个人:布罗甘·巴姆布罗甘。

  为梦想走到一起

  同他的老板一样,布罗甘·巴姆布罗甘也很容易受人奚落。他的名字之前曾是凯文·布罗甘(Kevin Brogan),去年在迎娶了新妻子巴姆比·刘(现在叫巴姆比·巴姆布罗甘)以后,他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布罗甘·巴姆布罗甘,希望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巴姆布罗甘留着帕勃军士时代的八字胡,身穿深V领T恤衫,脖子上挂着一把万能钥匙。虽然巴姆布罗甘其貌不扬,不过他却是一位世界级工程师,独力承担了“猎鹰1号”二级发动机的所有设计工作,还是载人飞船“龙”挡热板的首席架构师。SpaceX的一位前同事这样评价他:“他提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设计。”

  巴姆布罗甘最初对马斯克的超级高铁项目并不感兴趣。这位收入颇丰的工程师说:“帮助富人们比以前快20分钟从旧金山来到洛杉矶?我对此可不感兴趣。”但按照皮谢瓦的说法,这个项目可以改变城市布局和集装箱货运产业,在他的不断劝说下,巴姆布罗甘最终同意加入这个团队。

  德克·艾尔伯恩是德国人,他身材高大,为人谦和,外表与影星利亚姆·尼森(Liam Neeson)有几分相似。他曾掌管着一家从事交通运输业务的意大利公司,帮助创立了多家创业公司,其中包括一家从事节能燃气涡轮机开发的公司,并最终在2009年来到洛杉矶开创自己的事业。在《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OBS Act)于2012年通过后,艾尔伯恩抛出了一个计划,希望让创业过程完全开源化。他在两年前创立的JumpStartFund鼓励发明者公开他们的创意,然后从社会上寻求资金与合作。

  马斯克的白皮书在当时引发了公众普遍关注,艾尔伯恩也非常感兴趣。后来,一个合作伙伴将他引荐给SpaceX总裁兼COO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l),后者为HTT在2013年10月份提出的几个倡议大开绿灯。很快,就有数百名志愿者愿意加入HTT的团队。

  新颖的众包模式

  任何人只要每个星期为HTT工作至少10个小时,就可以获得该公司的股票期权。艾尔伯恩在加州赫莫萨海滩(Hermosa Beach)办公,他借助每周一次的电话会议以及Google Docs,将团队的不同成员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艾尔伯恩说:“由于有全职工作,有些人都是瞒着老板在做这个项目的。”

  在过去的一年里,HTT对超级高铁项目的多个部分做出了完善,并且在网站上不时公布项目最新进展。哈佛及其他高校的多位数学系大学生开发出一个相当先进的路线优化模型,打算将两座城市的交通线路以最节省成本、最便捷的方式串联起来。波特兰一家电动机制造商正在研究超级高铁的推进系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一群建筑系学生还用木头制作出乘客舱的成比例模型——至于他们毕业以后的去向,目前还不清楚。

  据一个成本分析团队保守估计,双向往返的真空管道运输工具每英里造价将达到4530万美元。负责HTT产品管理团队的思科员工贾蒙·库斯(Jamen Koos)说:“我相信我们能够找到制造钢材和其他材料的创新办法,将造价压低至每英里2000万美元。”

  艾尔伯恩表示,墨西哥政府有意建造一条连接墨西哥城和克雷塔罗的120英里超级高铁线路,但墨西哥政府还远未向他做出任何可靠的保证。即便如此,艾尔伯恩相信他的众包模式不会吓走潜在客户。艾尔伯恩说:“我们的200人团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的效率超过30个全职员工。”

  巴姆布罗甘预计,HTT的众包努力“将给我们带来大量优质的夏季实习生”。自去年8月份以来,Hyperloop Tech的工作地点已从巴姆布罗甘的车库(位于洛杉矶的卢斯费利斯)搬到了洛杉矶一个占地6500平方英尺的废弃制冰厂,距离一个酒吧只有一个街区远,整个地区充满艺术气息。

  获得重大突破

  在与哈利·里德会面后不久,Hyperloop Tech团队即取得了重大突破。这位参议员将他们引荐给了安东尼·马尼尔(Anthony Marnell),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在拉斯维加斯所有的房产项目都是由此人承建的,而且他还是Rio Hotel &Casino酒店CEO。马尼尔为何会对超级高铁项目感兴趣呢?原因是,一条贯穿西海岸与拉斯维加斯的高铁项目定会给酒店业带来回报。

  他说:“过去近30年来,我一直都在满世界追寻着高速列车的足迹。”在过去10年,马尼尔及其投资者在XpressWest项目上累计投入了5000万美元,目的主要是为了获得道路通行权。XpressWest是一条政府提议兴建的高速铁路网,连接拉斯维加斯和洛杉矶东部地区,全长190英里。不过,马尼尔对超级高铁项目更感兴趣,目前正在与Hyperloop Tech进行谈判。“我们一定能找到建立合作的途径,”马尼尔说。

  鉴于马斯克最初的提议——从旧金山到洛杉矶的超级高铁线路——尚未实现,一个获得政治家支持的交易就显得至关重要。由于政治层面的原因,加利福尼亚的高铁项目最终通过政府审批花了足足20年的时间,即便不考虑这个因素,马斯克也没有办法做到让高铁来往两座城市之间的时间少于一个小时。

  在本意拥挤的城市获得道路通行权,依旧是这个项目面临的长期挑战。HTT的艺术渲染图显示,在布鲁克林大桥附近,一条酷似《饥饿游戏》中的真空管道列车穿过了纽约市东河的桥塔。美宇航局格伦研究中心航天工程师贾斯汀·格雷(Justin Gray)说:“从技术角度看,我相信超级高铁是可行的,但在通行权方面存在问题。”正因为如此,Hyperloop Tech目前将项目重点放在货运上:由于向东运送的货运要经过洛杉矶的铁路或是拉斯维加斯的公路,这条线路也就成了天然的试金石。

  任重而道远

  超级高铁项目面临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在技术方面,按照马斯克提出的每平方秒4.9米(即0.5G)的侧向加速度上限计算,超级高铁恐怕会带来呕吐问题。日本东海道新干线的侧向加速度最高为每平方秒0.67米,但时速只有180英里。别忘了,超级高铁将是一条完全没有碳排放的线路。按照马斯克的构想,整个超级高铁表面都将铺设太阳能电池板。据巴姆布罗甘介绍,超级高铁电力推进系统的能量消耗都超过了许多太阳能电池板所提供的能量。这便需要电网供电,但这意味着会产生碳排放。

  技术挑战也十分严峻。根据设计,Hyperloop Tech的“胶囊”列车要用到气垫,但是目前还没有人在实验室以外的环境中使用过以接近跨音速运行的空气轴承(air bearing)。(巴姆布罗甘的团队计划在今年夏天制造一台与之相关的测试设备。)他们必须开发一套用于制造真空管道的设备,因为当前还没有这种设备。巴姆布罗甘:“我必须要招募一些善于解决他们当前不知道的问题的人才。”

  “太空竞赛”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实际上,许多曾经看似不可能实现的壮举都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马斯克已经斥资1亿美元建造了“猎鹰1号”火箭,但前三次发射都未能成功到达轨道。Hyperloop Tech董事会成员皮特·迪亚曼迪斯说:“现在不该再去搞什么照片应用了,而是要为这个星球做一些事情了。”

  不过,资金不会成为横亘在超级高铁项目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皮谢瓦表示,一旦他将自己持有Uber的股份变现(Uber是要进行IPO 吗?),那么在Hyperloop Tech实施的新一轮8000万美元融资中,他本人就可以贡献一半的资金了。如果Hyperloop Tech和其他团队对外展现了这个项目所取得的进展,那么资金便会源源不断地涌来。皮谢瓦说:“我们正处于一个文明的终点、另一个文明的起点,而我们正在打造的这种交通基础设施正是这种新的文明的起点。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相关热词搜索:皮谢瓦 马斯克 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