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怒斥冻卵规定为何受热捧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5-08-06 13:49:52    来源:凤凰网 参与评论

T

\
太长时间没在公共议题上发声的韩寒,这一次又重新站在了舆论的风口,颇受网友们的热捧

韩寒接过近一个月来热议的“女性冷冻卵子”话题,连发两条微博质疑我国单身女性使用冷冻卵子的规定,并怒斥“女性不是生育机器和移动子宫”。

有人说当年那个睥睨一切、言辞犀利的韩寒又回来了,还有人说他只是“怒发冲冠为红颜”。不问动机,以“国民岳父”的影响力,客观上已激起了更大的波澜,从他微博几十万的转发和评论数中也不难看出。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不是件坏事,因为在如今这样一个权利多元化时代,能否放开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已是个亟待解决的社会现实问题。避而不谈,只会将问题越积越深。

生育权不必以婚姻为基础

现代女性经济地位越来越独立,她们可以不需要男人或者婚姻一样能够生存。但倘若不想结婚,又想当母亲,在我国目前而言确实是一种“非分”之想了。早在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就明确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虽然冷冻卵子并未明确规定是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范围,但单身女性使用冷冻卵子需要提供三证: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也就是说单身女性冷冻卵子属于“法无禁止即许可”的状态,但要想生育的前提还是要先结婚才行。

可是我们从生育的权利角度上分析,生育依附于婚姻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人的生育是自然属性的体现,它先于国家和婚姻制度存在,是人的一项基本人权。现代文明在不断发展,传统的伦理道德备受挑战,婚姻并非唯一的生活方式,走进婚姻就要生儿育女的传统观念,同样受到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是不是可以换一种眼光看待单身女性使用冷冻卵子的事情呢? 其实,吉林省曾在2002年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有过突破,规定达到法定婚龄决定终生不再结婚并无子女的妇女可以采取合法的医学辅助生育技术手段生育一个子女。这在当时引起举国争议,但随后还是被国家卫生部的上述一纸通知关上了大门。

不管如何,单身女性们想生育的愿望是在行使天赋的生育基本权利,是个人的自由选择,婚生与非婚生只是生活方式的不同。不结婚不会意味着生育权的丧失,放弃婚姻也不等于放弃生育权。按照韩寒的说法,我们也要给非主流人群选择的权力。

\

韩寒转发“央视新闻”官方微博

使用冷冻卵子生育遭遇现实掣肘

徐静蕾、林志玲、叶璇等明星们把冷冻卵子称为“世上唯一的后悔药”,并走出国门付诸实践。然而,在我国有着深刻传统的婚恋伦理观下,单身女性要使用冷冻卵子之路注定不平坦。人们主要的担忧在于,这样的单身家庭出身的孩子能否健康成长?

人工生育实行“双盲制”,也就意味着孩子一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当然就难以到父爱的关怀。此外,单亲母亲的经济能力、文化程度、道德修养也都影响着孩子的人格品质。又假如单亲妈妈出现了意外死亡,那孩子是否应该有权知道自己的生理父亲,接下来的赡养权、继承权争端又都是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

而且冷冻精子的泛用将可能导致人伦关系的紊乱。据资料显示,现行的精子库均是一城一个,且每个精子库大约仅有200—300个匿名样本,但每个样本均有成千上万个活精子;如果允许无配偶者自由而独立地行使人工生育的主体身份,且同一样本的精子多次为多人使用,这就有可能导致同父异母孩子的出生。而父亲的不确定、不具名,也意味着这些孩子长大后可能在不知然的情况下“被动”近亲婚配。

另外,冷冻卵子生育的这项技术本身还有待更长时间的检验。自1986年世界上首名慢速冷冻卵子宝宝诞生起,迄今为止通过冷冻卵子降生的婴儿大约有5000名,国内不足20例。经过冷冻卵子技术出生的人到中老年以后,会不会增加某些患病风险,谁也不敢打包票。

对于冷冻卵子生育这一新生事物,遭遇种种现实掣肘其实是件自然不过的事情,也能理解有关部门和反对者的审慎态度。

计划生育思维下的产物

事实上,独身女性的生育权和未来孩子对其生父知情权不是同一层面上的权利,没有前者就谈不上后者。针对孩子的抚养问题,现行的未成年法定抚养机制和孤儿社会福利抚养机制可加以补充。

如果有美满的家庭,这当然最好。但由于高学历女性对自身婚恋充满自信,宁可单着也不愿意迁就。孩子缺失父爱的原因很多,比如偷食禁果不知父亲是谁的,还有刚结婚生子即离婚的……这并不是独身女性生育组成家庭的专利。

造成孩子心理极端的原因有家庭的不和谐、贫困和孤立等等原因。试想,如果父母双方天天吵架,对孩子不管不顾,这样的环境不一定胜于独身女性的家庭教育,毕竟选择这样生活方式的一般拥有较高的教育水平和经济基础。可以说孩子是她们的全部,必然会倾注极大心血培育。

\

徐静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早于2013年就冰冻了9颗卵子

不可否认技术上的风险是真实的,但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本身也是中性的,并无好坏之分,只有应用上社会条件的优劣之分。单身女性选择借助人工生育手段,她不可能不经过深思熟虑和风险的预估。目前,那些反对者似乎还停留在封建父权时代,不肯摒弃传统的家庭狭隘观念,拒绝承认社会多元化发展的现实需求。

我国的卫生部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主要还是当时计划生育思维的产物,目的是防止代孕商业化产生计划外生育情况。毋庸置疑,辅助生殖技术的商业化是把人的生命与商品等同。但这完全可以通过加强监管,堵住漏洞。

如果放开单身女性的正常生育渠道,内在上也契合当下社会普遍呼吁的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有评论就指出,单独二孩都没太多人愿意生,单身不婚女子想生育恐怕就更少,剥夺了它们的生育权是将管理者自身陷于不道义的境地。

现如今,计划生育还是一项基本的国策,想要马上彻底取消不切实际。但也不妨碍某些具体措施上的修改,无论是全面放开二胎,还是此次热议的单身女性生育问题。

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应当尊重单身女性的生育选择。只有充分融汇社会变迁涌现的多元化生活方式和价值取向,社会才能更加和谐。而这一点,更该值得我国公权部门深思和努力。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韩寒 冻卵 徐静蕾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