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父母拼命赚钱供孩子上学 险掉搅拌机丧命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7-08-08 07:54:53    来源:央视财经 参与评论

T

每年的这个时候,许多高考考生陆续收到了各大高校的录取通知书。面对一份份大学录取通知书,一些贫困家庭是既欢喜又有忧虑。

欢喜的是,孩子通过努力考上大学,获得了摆脱贫困的机会;忧虑的是,家庭微薄的收入,支付不起孩子上大学的费用。寒门学子的大学梦该如何实现?

青海省门源县应届高考生孙中莉今年高考考了397分,考上了青海大学环境工程专业。这个消息对于饱受折磨的孙中莉一家来说,就像是一道美丽的彩虹,冲淡了家里许久的阴霾。

孙中莉的父亲孙培胜今年64岁,年轻时一直在工厂里打工,后来以修理手表为生。大约二十年前,孙培胜开始时常肚子疼,后来听力也逐渐下降,等到孩子小学毕业时,病痛已经让孙培胜无法继续工作了,听力也丧失了,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了母亲张占菊一个人的肩上。

五年前,医院诊断确定,孙培胜患有局限性缺血性肠病和肺大泡。此后病情开始急转直下,现在不得不经常依靠吸氧机来维持日常生活,家里的负担也更为沉重。虽然新农合保险已经给家里报销了大部分的住院费用,但是由于孙培胜病情严重,每天都要和各种药物打交道,算下来,每年光是自费的部分也需要上万元。

张占菊一共有两个女儿,丈夫因病无法工作以后,自己一边要照顾丈夫,一边要供养两个女儿上学。为此她接过了丈夫在杂货市场的摊位继续做买卖。这个铺面位于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因此租金便宜,每个月只要200多元,售卖的主要是锅碗瓢盆和一些小家电,但是由于顾客少,加上这两年孙培胜的病情日益恶化,家中离不开人,小店的生意更是一天不如一天。

张占菊:肯定着急,急得要命。今年上半年根本没赚到钱,没人。

为了给妈妈减轻负担,从上初中起,孙中莉和姐姐便开始帮着妈妈进货送货,当铺子里的生意忙时,照顾父亲,给父亲做饭的职责便交由姐妹俩完成。

这些年为了给丈夫治病,家里欠下了四万多的外债,由于家里入不敷出,这些年张占菊没少向亲戚借债,支撑她坚持下来的最大动力就是把两个女儿供上大学,这也是病榻上丈夫的最大心愿。

2013年和2014年,张占菊的两个女儿先后考上了县里唯一的一所高中,这让她既感到高兴,又感到为难。

张占菊:我们吃饭的钱能挣出来,他看病的钱我挣不回来,上学的钱我也挣不上。

丈夫没钱看病,女儿没钱念书,张占菊一度陷入绝境,幸运的是学校老师帮助两个孩子申请了国家助学金,每人每年享受2000元的补助。同时又帮助姐妹俩申请了一个名为格桑花的助学基金,每人每年可以享受1500元的补助。孙中莉和姐姐终于都可以读高中了。

孙中莉:吃饭都在家里,学校那些书本费,给的资助的钱就已经够了。格桑花一年给1500还是多少,我上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好像实行15年义务教育了,学校不再那么收钱了。

2016年,孙中莉的姐姐考上了成都一所专科学校。作为妹妹,孙中莉也拼命学习,高三一年的时间里,为了节约更多的时间读书,她常常连午饭都顾不上吃,用省下来的时间在教室里自习。高考后,等待放榜的日子里,她几乎彻夜难眠,怕考不好让家人失望。

最终孙中莉以397分的成绩考上了青海大学。这一天也成为母亲这么多年来最高兴的日子。

张占菊:人以后没知识就没办法走路,不要像我们一样的生活,上完学以后自己生活变得好一点,比我们强一点,我们就高兴。

前不久,张占菊带着爱人到医院检查时,发现孙培胜的病情可能已经无法坚持到女儿大学毕业。为了不影响女儿的高考,张占菊将这个坏消息默默地压在心底。直到孙中莉高考结束,才向两个女儿透露父亲病情恶化的消息。为了让两个孩子能够多陪父亲一些日子,这个暑假张占菊没有让孙中莉去打工,远在成都的姐姐放假后也直接回到家里帮着照顾父亲。

张占菊:因为她爸爸现在岁数大了,这个病也等不到她们两个给他尽孝,我知道,这是现实。

对于丈夫的病,张占菊感到有些绝望,不过眼下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女儿上大学的费用不用太发愁了。2016年姐姐考上大学后,通过学校统一办理的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解决了6200元的学费和住宿费。张占菊又从亲戚家借了几千块钱给大女儿用作生活费。今年学校也会在8月14日前帮助贫困学生统一申请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

按照目前的政策,助学贷款主要用于解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学费和住宿费,额度按照学费和住宿费标准总和确定。全日制普通本专科学生每年最高可以贷款8000元,这样孙中莉的学费和住宿费也就有了着落。眼下让张占菊有些犯愁的是女儿的生活费。

张占菊:肯定犯愁,今年上半年到现在为止,我就没挣多少钱,基本上没挣,他一共住了三次医院,我西宁跑了一趟,县里住了两次,我基本上两三个月都没开门。

懂事的孙中莉知道家里的难处。尽管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孙中莉已经通过聊天群联系到大学的师哥师姐们,询问开学后打工的信息。面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孙中莉有许多憧憬。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能够早日毕业,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

孙中莉:然后就挣钱,帮爸爸看病,然后我们两个都挣钱的话,妈妈应该不用开铺子了吧,我和姐姐都工作了。然后他们两个就在家里享福呗。

而对于张占菊来说,她最大的心愿是女儿有一天也能够自食其力,能够知恩感恩回报社会。因为这些年来,靠着来自亲戚、学校、公益组织的帮助让她们这个风雨飘零的家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聋哑父母生活不易,高三女孩坚强自筹大学费用

7月26日,青海省二本录取信息已经可以通过网络查询结果。一大早,青海省门源县上吊沟村这栋简陋的房屋里,马应梅正在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与父母分享考上大学的喜悦。

马应梅:我已经被大学录取了,等我找到工作了,我们要住楼房。

马应梅的父母都是聋哑人。在这个屋子里,一家人自创的不太标准的手语成为了她们之间沟通的主要方式。

今年马应梅高考文科分数为409分,最终被青海民族大学录取。这是家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尽管父母无法通过语言来分享他们的心情,但是从手势和表情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喜悦。

这份喜悦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来之不易。三年前,当马应梅得知自己考上高中时,甚至曾经产生过退学的想法。

马应梅:就是我上高中的那一年,学费是1140元,实在就没有,家里借不到,去亲戚家借的时候他们就没借给我们,直接说我们没钱。

马应梅的母亲不仅是聋哑人,左手还受过伤无法干重活。家里的劳力主要依靠父亲。为了供两个孩子上学,父亲也尝试过外出打工,但是不仅赚不了多少钱,自身的安全都难以保障,有一次还差一点掉进搅拌机里面丧命。作为一个聋哑人,适合他干的工作实在是太少太少了,除了偶尔能在村子附近的工地打点零工,大部分时间只能依靠种地来维持生活。

马应梅家里有七八亩平地,三四亩山地。平地里种些青稞油菜作为家里的口粮。山地则种植燕麦等饲料用来饲养牛羊。由于父母放羊不便,家里的十来只羊常年依靠山上的亲戚帮忙照看。

单靠种地和放羊,辛辛苦苦耕作一年,只够维持一家人基本生活,但是日子再难,夫妻俩也始终没有让孩子放弃求学的信念。

马应梅:我自己也想着辍学,这样父母也不容易,然后想了想又不甘心,硬着头皮又去借,知道借不到还是借,还是没借到。

由于父母无法和人正常交流,从小学毕业以后,家中和人打交道的事儿大部分都是由马应梅来完成。为了借到这笔上高中的学费,马应梅先后跑了五六家亲戚,都没能借到一分钱。想到好不容易才考上了县里唯一的一所高中,马应梅不想放弃。此时一位亲戚提醒她到学校去试试。

马应梅:我说那我去试试,那个学校的校长,他说了一下,他说你的成绩也好,然后给你一个格桑花的资助,他就给了我这个格桑花的资助,我就靠他们,我真的很感谢格桑花的叔叔阿姨。

青海格桑花是一个成立于2005年的民间公益组织,主要资助贫困地区孩子初高中教育。同时,青海地区贫困高中生每年可以享受国家2000元的助学金,并减免400元学杂费和400元教科书费,这些来自国家和公益组织的资助终于让马应梅吃了定心丸。

马应梅:完全够,家里不用的,他们资助我的学费除了我交学费还有书费之类的,我也补贴家用。

3年的勤学苦读终于换来了青海民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眼下录取通知书还没有邮寄到家里,按照往年的估算,每年学费和住宿费大约需要5000元。这笔费用本是一块沉甸甸石头,好在报考大学时,学校就已经通知马应梅8月上旬录取通知书发放以后,由学校老师统一帮助办理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虽然学费和住宿暂时不用发愁,但是马应梅还是有些担心自己上大学的生活费。

为了早日筹齐这笔钱,高考结束的第三天,马应梅便在附近一个饭店打了一份零工。6月到9月是青海的旅游旺季,每天店里都要迎来全国各地的游客。工作越是繁忙,马应梅反倒越高兴。这意味着她的生活费能够早一天凑齐。

马应梅:走的时候我把饭馆里挣的钱都拿走,然后给父母留下多少,一千多吧好像,家里要补贴的,然后家里的钱我一分都不带。

马应梅骄傲地说,自己上大学不仅不要家里的钱,还可以利用假期给父母一些钱,补贴家用。

2015年5月份,刚上高一的马应梅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了由格桑花举办的拓展营。那一次是马应梅第一次走出青海省,外面的世界不仅开拓了她的眼界,也让她感受到来自爱心人士的温暖。她希望自己大学毕业后也能够帮助和自己一样的孩子实现梦想。

马应梅:有钱的话我想建立一个基金会,就算我没有多少钱,但是一两百、三四百我还是可以拿出来的,然后资助跟我一样的那些上不起学,没有上学机会的孩子。

母亲过世 父亲重病 贫困生立志图强考上大学

在青海省西宁市郊区的一个饭店里,记者见到了正在这里打工的多巴中学高三毕业生李广霞。

今年李广霞以理科420分的成绩考上了青海大学。家住西宁市李家山镇毛尔茨沟村的李广霞,选择了离家最近的青海大学。一来花销比较少,二来周末可以回家照顾父亲。

李广霞:他年纪比较大,然后他的身体又不好。

李广霞的父亲李永寿今年55岁。2008年爱人查出卵巢癌,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过世,为了治病,家里欠下了五六万的债务。这些年为了还债,李永寿一直在工地上打工。然而祸不单行,2012年李永寿查出冠心病,2014年又查出乙肝。

幸运的是,通过治疗,李永寿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不过算下来,每年看病光是自费的部分就需要七八千元。由于这两年无法干重活,李永寿除了种地,只能靠给工地当保安赚点钱,每月工资只有八九百。青海省由于气候原因,每年工程施工期不到半年,算下来每年只能赚五千元左右,还不够自己看病的花销。加上当年给妻子看病欠下的几万元债务尚未还清,每年的这笔治疗费用无疑是雪上加霜。

李永寿:压力大得很的,女儿上学用的学费这些都免了吧,生活费必须要自己掏的。

尽管背负着债务与疾病的双重压力,但是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学习,李永寿从来不向女儿透露自己的烦心事,他最关心的就是女儿的学习成绩。

李广霞:对爸爸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次我成绩考差了,他就是说我不争气不好好学习。他骂了我之后,我也特别伤心,我就怪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学,然后过了一会,爸爸又给我来道歉说不应该骂我,知道我压力也挺大的。

记者:你当时其实也能理解爸爸是吧?

李广霞:对,能理解。

懂事的李广霞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学习成绩也逐步稳定。大学录取信息下来的当天,由于在店里打工无法回家,李广霞只能通过手机和父亲分享这份喜悦。对于女儿,李永寿有太多的话想嘱咐。看着女儿已经开始自己打工赚取生活费,作为父亲李永寿的心里也不好受。

李永寿:干得累的话就休息几天,学费给你怎么凑也凑上了,你学还要好好上。

眼下李广霞的录取通知书还没有寄到家里。李广霞初步计算了一下,大学第一年学费加上住宿费大约需要6000元,等到8月上旬录取通知书收到以后,这笔钱会由学校统一申请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来解决。自己假期打工赚的钱则用来作为生活费。李广霞希望,自己能够早日接过父亲肩上的重担,让操劳多年的父亲好好休息一下。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搅拌机 残疾 父母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