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个月坐稳移动电竞“头把交椅” KPL做了什么?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8-01-02 16:15:00    来源:新华社 参与评论

T

新华社深圳12月27日电 题:16个月坐稳移动电竞“头把交椅”,KPL做了什么?

新华社记者 张寒

从线下没人看到百人演播厅,从首届总决赛1000个座位的世博中心展厅到深圳“春茧”体育馆近万张门票12分钟售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用3个赛季、16个月的时间走出了许多传统体育项目数十年经营都没能达到的发展速度。

据26日公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KPL官方全年赛事体系(春季赛、秋季赛加冠军杯)内容观看及浏览量达到103亿;23日落幕的秋季赛总决赛单日直播观看量2.4亿;赛季小计36亿,较半年前的春季赛增幅33%,是2016年秋季赛的6.4倍。

是什么成就了这一电竞奇迹?除了背靠一个现象级的游戏IP、踩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时代脉搏之外,从一开始便坚定地走职业化道路,是KPL区别于目前电子竞技产业圈大多数项目的特征。

构建职业电竞体系

23日的总决赛现场,当qghappy(量子电竞俱乐部)5名18岁的小伙子4:2击败X-Quest(逐日之灵电竞俱乐部)成就年度三冠王时,山呼海啸般的哨声、掌声、欢呼声不仅来自QG的追随者,也有对手粉丝与“路人”观众向精彩对抗的致敬。

这差不多就是一场传统比赛的样子,有规则有赛制,决赛双方打七局四胜,选手的发挥与胜负的结果都显而易见,拼脑力、拼操控、拼团队协作的过程也足以令观众情绪随之跌宕起伏。

这又与传统体育甚至端游电竞有着极大的分野,仅仅是走进“春茧”就仿佛穿越到二次元世界,看台、灯光和观众手上的发光腕带勾勒出红蓝峡谷,经过常规赛、季后赛晋级的两支战队对角而踞,选手的每次操作和团队的每套战术都即时呈现在赛场上方的四面屏上,而巨屏切出的对战地图除了大,和每个普通玩家手机上的画面几无二致。

作为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移动版,注册用户超2亿、日活5000万的王者荣耀为KPL制造了观赛和参与的“新场景”,观众可以随时随地掏出手机看比赛,看得兴起也可以即刻“开黑”;而与“硬核”游戏相比,手游相对简单的设计和较高的容错率又决定了其大众性远高于别类电竞。

“竞技能够带给观众更加持续、有情感黏着度的体验,这种体验能够更好地延续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这样解释当时何以产生那个看上去有些“异想天开”的念头——打造一个类似于NBA或英超等传统职业赛事的移动电竞赛事IP。

职业化,意味着完善的商业模式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态体系,为此张易加和他的团队不仅向国外取经,也与国内的中超等有多年积累的优秀赛事团队交流,力求KPL符合中国国情、行业现状和市场需求。

商业分成、工资帽、“青训”与造星

《2017年中国移动电竞赛事商业价值评估分析》指出,我国电子竞技用户接近3.5亿,当年市场规模将接近908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73.28%,其中移动电竞市场规模占比53.74%,超过PC电竞。

看上去形势大好,QG俱乐部经理花落却告诉记者,在她服务过的电竞俱乐部中,QG·王者荣耀·happy是唯一赚钱的。

“因为另外那些电竞赛事,包括行业顶端的品牌,联盟和俱乐部之间以前一直没有商业分成;再加上一些规范的缺失和直播等衍生业态的推波助澜,有些‘头部’选手的年薪高达六七百万,但他实际不能产生这么高的价值。这些都得俱乐部消化。”花落说。

面对行业怪象,KPL试图从源头改变。QG创始人朱博告诉记者,建立职业化联盟体系的关键逻辑,第一是构建官方与俱乐部的商业利益共同体;第二是设定规范,给俱乐部留出利润空间。

“QG今年能实现收支平衡,很大程度上依靠联盟的收益分配。”朱博说,“据我所知,目前KPL至少一半俱乐部已经实现了盈利。”

张易加也说,如今KPL年收入在“亿”元级别,分享给各家俱乐部的部分基本可以满足其基础运营。他笑称KPL有如此发展是占了“后发优势”,收入分享、工资帽、转会制度、三方经纪模式等都是比照着足篮球顶级联赛的模式来的,为成熟的商业化开发打下了基础。

赛事运营规范高效之余,KPL也定期举办训练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电竞人才培养模式;WGC、QGC等次级联赛则为KPL提供新鲜血液,为更多玩家提供参与机会;联盟还不遗余力地包装赛事品牌,并帮助俱乐部建立内容和粉丝运营体系,打造健康生态圈。

“我们以前是摸着石头过河,”朱博说,“现在因为有KPL联盟制定的规矩和指导性的意见,让大家少走了很多弯路。”

一切还只是开始

至于KPL“工资帽”的具体数字,张易加说顶级选手能拿到年薪百万,花落称今年秋季赛后会比春季赛时增长2.5倍。简单一个细节,展现出KPL方兴未艾。

“一年前还有从业者觉得移动电竞是个伪命题,现在大家都看到KPL从无到有,线下观众从0到100到1000到10000。”张易加说,“其实在移动电竞领域,国外还没形成完善的产业机制。”

不过作为新兴行业的新鲜业态,培育着新职业的移动电竞职业联赛也面临挑战。

首先是社会存在对电竞的争议。尽管开发者从注册条件、上线时间等角度入手,将防沉迷措施写入程序,但不少负面的社会新闻仍会被归咎于游戏。

张易加表示,KPL试图通过选手职业化的素质和能力向公众传递正能量,比如游戏本身所强调的团队精神,战队永不言弃的顽强作风,选手亲身示范的健康生活方式等等。

人才是KPL从联盟到战队普遍公认的另一痛点。朱博介绍说,QG作为电竞俱乐部,商业、运营、后勤、赛训等组织架构都需要专门人才,光为KPL战队happy配备的身体、心理和营养团队就有60人,更不用说教练、裁判、解说等紧密围绕赛训的细分职业了。

由政府主管部门出面制定行业标准和推进基础建设,是业内对电竞顶层设计和项目规划的一致期待。

“现在对职业电竞的定义、规范、选拔和认证,大多依赖单一厂商或某个赛事承办方,希望未来体育主管部门能制定统一规范,牵引整个行业的发展。”张易加说。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交椅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