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南繁建设与农民利益实现共赢

来源:农民日报 2017-08-04 14:21:53

盛夏时节,正值海南省旅游淡季,但作为我国南繁基地核心区之一,陵水黎族自治县的稻田里仍然一派欣欣向荣。“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南繁基地工作,杂交制种和亲本繁育都干。”戴着草帽的六旬黎族老汉王秋应一边赤脚下田查看水稻长势,一边与记者聊起了他的南繁生活。

“这些年陵水南繁发展得非常快,南繁基地面积不断增加,很多原本种蔬菜的土地,也被用于南繁了。”在陵水县椰林镇勤丰村生活了一辈子的王老汉,将家里8亩地中的4亩多水田流转给了海南广陵高科实业有限公司用于水稻制种和科研育种。除了是南繁基地核心区之一,陵水县还是瓜菜水果生产大县,其中闻名全国的陵水圣女果亩均效益过万元。手里的土地交给南繁基地还是用来种瓜菜水果,这对于很多陵水农民是个值得权衡的大问题。

因为地处核心区,王老汉每亩地每年2700元的流转费用比海南南繁用地的平均流转费用高出1/3,此外他管理制种田每个月还能领取3000多元工资。“制种田和亲本繁育田如果管理得好、产量高还有奖励,总的算下来,一年能收入五六万元。”王老汉告诉记者,“过去对于农民来说,种菜还是搞南繁也许是个大问题,但等到椰林小镇规划落地之后,大家就不用发愁了!”

王老汉所说的规划其实是陵水县正在推进的国家南繁陵水椰林小镇规划。“如何在保证南繁用地、保障南繁育种核心功能快速发展的同时,稳步地刺激地方经济发展、带动农民增收致富,是我们一直以来关注的焦点。”陵水县副县长黄聪说,“制定和出台国家南繁陵水椰林小镇规划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保证南繁科研育种核心功能不变的基础上,通过协同村庄改造和南繁基地改建,增加科普教育、科技展示、农事体验、南繁文化等新功能,从而将南繁基地的科研功能与海南的特色旅游功能合二为一。通过大力发展南繁产业小镇,带动乡村游和新农村建设。”

我国南繁育种起始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时至今日已经超过一个甲子。如今,每年有来自29个省(市、区)700多个企业和科研单位的5000多名科研人员在冬季奔赴海南,围绕30余种作物开展加代繁育和科研育种工作。据统计,全国农业生产上超过70%的农作物新品种经过南繁加代繁育。海南南繁基地已经成为我国种业乃至农业基石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随着陵水县冬季瓜菜种植面积的扩大和比较效益的提高,以及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南繁用地形势严峻。

“土地租期较短导致南繁用地不稳定;大部分南繁单位的科研、生产、生活配套设施不完善;南繁单位数量多、分布散、监管难度大等问题,是目前困扰南繁基地发展的症结。”陵水县农委主任高晓飞告诉记者,“椰林小镇将被打造为一个结合国家南繁规划、田园综合体和美丽乡村建设的农旅融合发展平台。既要为科研单位、高校和种子企业搭建一个集良种繁育、新品种培育、种质资源搜集交流开发利用和高新育种技术研发等多个功能于一身的科研服务平台,更要面向全国乃至世界游客营造一个带有南繁文化的特色旅游景区。椰林小镇规划以满足南繁育种研发功能为先导,同时挖掘文化内涵,注重提高项目参与体验性,加快创意发展,建设南繁论坛永久性会址,国际水稻品种展示中心,南繁科普馆等标志性景点。在满足南繁科研育种核心区功能的基础上,重点打造农业科技科普教育基地与展示基地。建成集农业生产、农耕体验、文化娱乐、教育展示、生态环保、产品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多元化农旅融合特色小镇。积极倡导‘回归自然、认识农业、怡情生活、生态环保’的发展理念。依托区域自然、人文、景观资源,融合南繁精神、南繁文化、种业科普等要素,推动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打造示范全国的高效高值农业产业综合体。”

将旅游的元素引入南繁基地建设,过多的游客和人流往来是否会影响育种研发呢?湖南省农作物种子南繁中心负责人徐新明对此持乐观态度,他告诉记者:“我认为椰林小镇的规划特别好,海南是国际旅游岛,而南繁工作也离不开海南,依托本地旅游优势和南繁特色发展地方经济,把旅游元素引入南繁发展中是个非常好的想法。”

自从今年奔赴陵水县负责南繁工作以来,徐新明只有两周时间离岛回家,半年多来一直在忙着搭建湖南省的南繁育种平台。“我们的目标是在核心区整合2000亩试验地,目前已流转了1350亩。”徐新明坦言,“椰林小镇规划落地之后,科研用地就更加固定了,配套的林渠路电设施也将更加完备,而且科研人员的生活环境将更好。南繁基地就更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了,这样科研机构就能更好地运行了。”